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方聿南在25世纪

爱娱乐,爱文字,爱捏脸

 
 
 

日志

 
 
关于我

捏脸不是万能的,不捏脸是万万不能的。 QQ:283129277

网易考拉推荐

《天将雄师》:成龙的让贤、师美和说教  

2015-02-20 13:15:05|  分类: 影视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刚吐槽完春晚,紧接着看《天将雄师》,在神奇的脑洞君引导下,把两者神奇地联系到了一块儿。这电影很完善地解释了年初一排片最多的诀窍,它实实在在就是一出银幕春晚,倡导民族融合、止战为盟,纪念、歌颂文明建设成果,向边关将士致敬,最重要的是,号召“回家过年”。节目也相仿,有大合唱(汉人罗马大连唱),有相声逗笑(筷子兄弟二人转),有武术表演(单挑群砍俱全),有少数民族民俗大展示(38军作战)。然而,《天降》丝毫没有春晚的那股生榨正能量来粉饰浊世的别扭,弥补甚至承担了春晚缺失的情感功能。 
   
  央视春晚顶多搬出港台明星,成龙和李仁港的“春晚”,搬出的是奥斯卡影帝、好莱坞明星、数以百计的罗马军人和西方史诗片道具,用边关城楼和大漠尘暴做舞台。为了格局够大都周全,成龙甚至不惜稀释个人英雄主义(对比一下《十二生肖》也是群戏,成龙是如何从头高光到底的),在罗马人料理自个儿的家事时,当好一个打抱不平的东方义士。有了让贤和师美的勇气,这台“春晚”才有了超脱的规模和气质。假如央视春晚也能这样与时俱进,何愁收视率年年下滑,沦落到要跟超级碗比较。 
   
  成龙所饰的霍安,身份是个武将,技能属性更像一个文艺兵,粗通各种方言和外语,歌喉不赖,公众演讲能力卓绝,煽情催泪指数不亚于朱军董卿联袂。本片在多种语言的处理模式方面,本可以像去年的《白幽灵之绝命逃亡》一样,人人配上同一种语言,采用艺术真实。反正如今外星人都说英语,观众不会计较。不知是不是被“根据真实历史改编”绊住,李仁港偏偏用了最笨的办法,各人老老实实各说各的,成龙还当起半吊子翻译,古代要当公务员,应该也要通过语言等级考试吧。说实话,成龙英文不佳的劣势,在这里反而变成了优势,倘若字正腔圆要假扮生硬,反倒吃力,不如纯天然的蹩脚来得亲切真诚。少数民族叽里咕噜来一通,格外有民族风情,异域情调。 
   
  当然,最有异域情调的莫过于那些穿罗马铠甲的老外。约翰?库萨克在好莱坞演多了中产阶级,面相忠厚,眼里少点杀气,是个儒将,而且此君略有些面瘫,总是一副苦大仇深。撑起罗马半边天的是阿德里安?布罗迪,硕大的鹰钩鼻,猛虎般的眼神,狰狞的蹙眉和笑容,令人胆寒的吸气声,骄狂时如亚历山大,忧郁如哈姆雷特,睥睨天下,气贯长虹。布罗迪的身手令人叹服,那徒手阻利刃的敏捷与胆量,挥刀断敌臂的干脆利落,凌空的旋体下劈,喷薄欲出的杀伐之气,势如破竹的力量感,行云流水霸气纵横的招式,犹如《龙门飞甲》的雨化田,《特洛伊》的阿喀琉斯,《黑暗骑士崛起》的贝恩合体,叫人一瞬间忘记此人乃是十恶不赦的大反派。那是绝对自信的征服者才有的气势,哪怕半程才出场,影帝就是影帝,提比斯一角,崛起迅如闪电,陨落哀若流星,伤重而求兵刃不得那一幕,堪比《水浒之英雄本色》陆谦临终正冠。某种程度上说,布罗迪在卡司是个“败笔”,堂堂奥斯卡影帝,演技已然碾压,武功还如此逆天,死也死得气壮山河,可叫其他角色何以发挥。霍安若不开挂,真不知还有何等取胜之法。 
   
  李仁港到底是第五代武侠片掌门人,对武功的描写已然高于现实,他更擅长表现的是武将阵前拼刀,楼梯窄巷间的弓箭大战,至于旷野中混作一团的38军大战,空有史诗片之形,供外行看个酣畅绰绰有余,要像《五军之战》供内行显摆一下战略分析则力有不逮。与其比拟《角斗士》,更接近《斯巴达300勇士》架空了历史和逻辑的暴力美学,个人武艺在军阵对冲的作用被放大,以壮阔好看为唯一目的。本片出品地是大陆和香港,所有老外属于《十三钗》的贝尔那样纯外援,能在纯粹的华语片里看到煞有其事的罗马兵器和作战方阵,拿《罗马》、《斯巴达克斯》的严谨来作比已无太多意义。应该令人欣喜的是它为中国与世界的文化接轨又增添一个鲜活的实例,一方面,越来越多他国来演绎我们的文艺作品(《许三观》),另一方面,我们也开始积极再现西方的历史文化,用中国资本拍“合拍片”、“好莱坞片”,在文艺领域的意义,这比大汉与罗马的交融更加令人激赏。有趣的是,成龙的西片(《尖峰时刻》《环游地球80天》)多少都带着港片影子,反倒是这部纯华语片,成色比好莱坞还好莱坞。 
   
  照例有人抱怨,成龙早不是当年的成龙,脱离了小人物的草根谐趣,只会登高一呼讲大道理。然而,近年成龙电影的动作模式改良显而易见,反倒是爱说教的习惯,向来一脉相承,并非无源之水。80年代成龙影响力刚波及大陆那阵,他便在《警察故事》痛斥体制不公,在《A计划续集》向革命党阐明理念,在《奇迹》教训黑帮大佬;开创大陆首部贺岁片的《红番区》,他又携大家长作风漂洋过海,慷慨陈词,把一群纽约小混混管教的得服服帖帖……因何有人认为成龙最近才开始说教呢?成龙电影最初之所以脱颖而出,就在于不止于打斗和喜剧,还有一定的思想性和教育意义,跟当时胡打胡闹一通的港片做出区分,不仅令他走红,也让其旧作在今天不失魅力。就跟挑战极人体限的惊险动作、利用身边道具攻击对手一样,喋喋不休的唠叨也是成龙式的传统,看成龙电影没有打斗不习惯,不听他唠叨几句大道理,恶斗之后不端出一碗鸡汤,也不习惯。 
   
  诚然,成龙说教的对象在不断变化,从80年代的香港本土的黑白道,到今天放眼全球,倡导全世界民族平等。表现在《天将》剧作上,确实平等,忠臣奸角双方都有,比武各胜一场,建城时你出技术咱们出劳力,旗帜各挂一边跟西域联合国似的,公平公正,和谐和平,真正的天下大同。别说2000年前,现在都离得远呢。成龙的说教,归根到底是小人物的愿景,只言片语洗刷世界的阴暗面,从过程到效果总是简单粗暴。就像周星驰电影小人物总能崛起,就像超级英雄电影正义总能胜利。如果有人相信一团乱麻的现实世界,也能这样被简单的一腔热血、一胸宏愿所改变,那当然是幼稚空想。可银幕下是何等残酷的丛林世界,没有救世主和奇迹,这我们难道不清楚吗?我们从不指望用电影逻辑来取代现实思维,成龙的电影提出的是纯真的期许,一种高出现实的理想标准,在两个小时里加热我们的血液和灵魂,在半梦半醒间相信美好的存在。说到底,我们花钱看电影,不就是为了购买一种近乎不可能的、有别于现实的艺术体验吗。(文/方聿南)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