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方聿南在25世纪

爱娱乐,爱文字,爱捏脸

 
 
 

日志

 
 
关于我

捏脸不是万能的,不捏脸是万万不能的。 QQ:283129277

网易考拉推荐

《两个心脏》:手艺工作者都是大变态!  

2014-07-22 15:44:53|  分类: 影视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网上有个流传已久的笑话,智者对失意的年轻人说,给你几百几千万,你也不肯卖浑身胳膊腿啊内脏器什么的,所以做人要乐观一点,没想到年轻人满口答应出售,倒把智者吓跑了。我怀疑《两个心脏》的原初概念就脱胎自这个笑话。顺便说一句,原名《Five》到底为什么翻成《两个心脏》,我实在弄不明,乞解答。笑话听过就算了,但有些人会琢磨,浑身是宝要真能充分利用一番就好了,这其中包括韩国漫画家郑严植。大致想象他的构思如下:身体这么多器官,怎么一次性用到最大化?跟笑话里一样出售,太假了;器官贩子,太老套了;移植救人,太狗血了,等等,救人换取回报,这个可以发挥,回报来做什么呢,复仇、追凶,恩,故事成型了。当然首先的首先,得有一个坏人。 

 

  本片这个杀人狂一度让我喝彩,因为他说出“垂死是女人最美一刻”的理念,让我想起经典惊悚片《偷窥狂》里拿摄像机拍下受害者临死表情的主角,他们都达到一种出类拔萃的艺术境界,超越了那些平庸的杀人狂赋予痛苦、剥夺生命的机械呆板。但后来发现我被骗了,什么垂死都只是故弄玄虚,此君的境界也就停留在吹牛装逼层面,那些以人体为原料的手办,跟“濒死”的艺术命题并不沾边,杀人纪念品也选得毫无品味,他被骂作“三流”,我举双手赞成。 

 

  这家伙没有童年阴影之类的陈腔滥调,不过也一样喜欢用神圣崇高之辞包装变态行为,好像不这么做就拿不到某种“变态资格证”似的。而且我发现,不管哪国的犯罪电影,或多或少都喜欢把变态魔头塑造成美术、艺术相关职业,这些电影看得多了,给人一种错觉,仿佛靠手艺吃饭的强迫症患者都是潜在的社会不安定因素,不如全抓进牢里,让他们安安静静地做他们的手办化他们的妆,这样一来他们好我们也好,整个世界会太平不少。 

 

  此帅哥开场不露面连犯两案后,一度失去踪影,让位给女主的追凶和组队两条线索。之后这半个多小时是全片最吸引人的部分,节奏感堪称完美。我们常说节奏,不是快就是慢,但单纯快和慢都会让人厌倦,需维持一个适当的交替频率,即俗称的张弛有度。在“张”的方面,漫画家出身的导演郑严植轻车熟路,他的老本行就需要构建最能传递潜台词、组接起来最有活力的分镜头,编织信息量最密集的台词,以及驾驭留白的艺术——这也是影片最印象深刻之处,观察半个多小时起那几个团队追踪和互动的序列,挑不出一句多余的对白、一个无关的场景,留给脑补的空间恰如其分。我想起很多国产片,经常不顾观众感受和智商,堆砌又臭又长莫名其妙的台词,还说得慢吞吞……好剧本做减法,坏剧本做加法。 

 

  影片的大框架,显示出郑导演深谙制造冲突的艺术。《两个心脏》的情节就像横竖切一刀的蛋糕一样,可以精确划分为四个区间,第一区间交代起因和女主独自追凶,第二区间讲她招募团队并融化私心,第三区间团队终于密切配合追凶,第四区间坏人反击,引出拉锯式的对抗起伏。戏剧张力由冲突支撑,一碗水端平,每个区间都有主调好戏,互相演进,又不互相干扰。至于“驰”的方面,仍有改善余地,尤其是抒发感情的内景段落,有点慢半拍的拖沓,如果不是为了还原漫画,就是剧作仍缺点火候。客观来看,漫画比小说更接近剧作表达,漫画家应该有比小说家(比如斯蒂芬·金)更胜任电影制作的潜质,郑导演大可以再接再厉。(文/方聿南) 

  评论这张
 
阅读(8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