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方聿南在25世纪

爱娱乐,爱文字,爱捏脸

 
 
 

日志

 
 
关于我

捏脸不是万能的,不捏脸是万万不能的。 QQ:283129277

网易考拉推荐

恶有善报的技巧——从商业片的一个道德标准看《黑影》的角色塑造  

2012-09-14 21:41:17|  分类: 影视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现实中的恶人为众人不齿,令人欲灭之而后快,但商业电影中的骗徒、黑帮、劫匪、窃贼却经常能得到“好报”,甚至成为讴歌的对象,却不会令观众反感,这是艺术加工的魔力。但艺术加工也有限度,受制于普世的道德标准,其中很常见的一点是,正面人物可以坑蒙拐骗,可以巧取豪夺,可以大开杀戒,但绝不能直接杀害无辜者。一旦跨过这道界限,该角色几乎肯定无法获得光明结局,即使能逃脱司法机关的制裁,也逃不过道德法庭的审判,不是被黑吃黑,就是意外身亡,绝不可能笑到最后。“诗的正义”必须得到维护,才能令观众获得满足。
  
  以大家熟知的港产片为例,犯罪和黑帮题材大都遵循这一原则。周润发在《英雄本色》中有情有义有魅力,只因其身份是杀人越货的黑帮分子,尽管枪法出众,还是免不了一死。续集中虽然“复活”,但几位主人公联手大仇得报后,结局是静坐等待抓捕——在那个港片不需要“自首”的年代,这样安排仍是必须的。刘德华的角色在《无间道1》中不择手段瞒天过海,逍遥法外,但只是暂时的,《无间道3》中他身份败露,走投无路下饮弹自尽未遂,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有趣的是第一集大陆版结局被改成刘德华被抓,第三集上映时很多观众就狐疑接不上了)。《黑社会》系列的任达华也是如此。
  
  《古惑仔》当年引起评论界抨击,不是因为教坏小孩子,那名目叫做“美化黑社会”,陈浩南虽然心狠手辣,但综观整套片集,他没有伤害过一个帮派之外的无辜者,甚至对陌生人还很和善,因此虽然作恶不少(从通俗道德而非银幕逻辑看)仍有善终(仅限电影,不包含漫画),这就给辨别能力不佳的青少年“黑社会虽然残忍但都是道德君子”的假象——道学家们虽然有点过虑,但思考的出发点还是正确的。
  
  在商业类型片法则更严谨的好莱坞,处理坏人为主角的作品时更如履薄冰。最典型的是偷盗片题材。《盗火线》中德尼罗饰演的劫匪大佬奉行不杀人的行动原则,当手下射杀一名警卫后,他坚决要以帮规处置此人,以此与滥开杀戒的坏蛋划清界限,方能博得观众移情。追车是很容易殃及无辜的激烈动作,但无论《偷天换日》《速度与激情5》中的飞车侠盗们损毁多少警车和建筑物,镜头中不会出现一具尸体,在潜意识里说服观众:他们只是破坏公物,没有杀人。绅士如《十三罗汉》,不但不取人命,连害人都是禁忌,被迫让一个无辜房客吃了苦头以后,还要不嫌麻烦的在赌博机上做手脚,让后者赢得一大笔钱来做补偿。
  
  常见的美国式英雄,不但竭力保护无辜者,连对手无寸铁或失去反抗能力的敌人都不下手。大家很熟悉一个桥段:好人与坏人大战三百回合,终于将坏人重创,但他并不会乘人之危将其毙命,而是等坏人突施暗算,才逼不得已给其致命一击。所有的编导都知道这是毫无悬念的大俗套,但他们不得不将这个俗套延续下去,因为这是普世道德标准的唯一正确答案。当然,我们常在警匪片中看到例外,比如《猛龙怪客》系列,《警探哈里》系列,《惩罚者》和史泰龙的一些电影中,都有主角滥用私刑的情节,但必须注意,这些作品骨子里是歌颂游侠精神的西部片,主角是游走在都市社会的牛仔,不受当代法制观念约束,他们与约翰?韦恩的区别仅在于后者骑马,他们开车,精神内核和行事准则上则一脉相承,因此不能被纳入当代道德体系来衡量。
  
  说回本文关键,上述阐述同样适用于吸血鬼电影。早期的银幕上,吸血鬼多是以反角身份登场,成为被主角消灭的大魔头,近几十年来这一定位有所改观,吸血鬼角色出现了善恶多元化。鉴于其吸血天性,是否能压制残害无辜的欲望就成了区分吸血鬼善恶的重要标准,如果他们克制了自己,比如《刀锋战士》和《暮色》中的一家子,就获得了道德力量的拥护,如果他死性不改,如《范海辛》中的伯爵,那等待他的仍是英雄的制裁。1989年的科幻美剧《少年超人》中有一集讲述吸血鬼家族的分裂,一名年轻成员研制出仿血液体,可作消解欲望的替代品,家族长老却认为此举大逆不道,强制他继续猎食人类,代表正义的超人会站在哪一边,不言而喻了。
  
  如果以这个标准来看待《黑影》,德普饰演的吸血鬼显然是个彻头彻尾的反角,刚从坟墓苏醒就连杀多名工人来补充血液,后来在篝火晚会上又干掉了一大群嬉皮士,而那名自私的医生虽然图谋不轨却也并非罪该当死,仍被德普咬破了喉咙。但吊诡的是,眼见他犯下累累血案,我们却对这个家伙恨不起来,还衷心期待他能大仇得报、团聚爱人,原因究竟何在呢?
  
  影片的幽默情绪是个重要因素,在很大程度上掩盖了血腥的戾气。主角杀完人后,镜头立刻切到他对着巨大的麦当劳招牌迷惑不解,之后是一连串古代人穿越到现代社会的错位笑料。而第二场杀戮干脆笼罩上了黑色幽默,树影摇动中传出惊声惨叫的画面,非但不恐怖,反而叫人咧嘴傻笑。
  
  德普赋予这个角色独特的顽童气质,也令人忘记他的杀戮罪行。比如伴随着卡朋特轻快悠扬的歌声,他不停寻找合适的睡眠场所那一段蒙太奇,实在喜感爆棚,萌进你心灵深处。又比如他每次展示催眠功力,总像是心里憋着各种坏面上却一脸严肃的假正经,别提有多逗了。实在很难把如此可爱的人和杀人魔王联系在一起。
  
  此外,影片还不忘把罪名全揽到伊娃?格林扮演的反派女巫身上。德普有一段台词,大意是“你诅咒了我,让我变成吸血鬼,被迫做出那些残暴的举动”。其实他身世来龙去脉片头已交代的十分清楚,台词的作用是进一步强调他杀人并非出于本性,颇有点洗脱罪责的功效。
  
  但仅有这样还不足以冲刷观众对于屠杀的印象。一个银幕英雄,纵使有百般借口,千般魅力,仍无法逃脱夺人性命引发的道德谴责。因此编导的最后一招,就是把他塑造成一个非英雄,一个无法掌控自己命运的可怜人,虽然戏份最多,以他在剧情中的重要性甚至算不上主角,只是一个线索人物。两百年前,他看着爱人跌落悬崖,自己被魔咒加身,封存地下,一败涂地,两百年后,他在与女巫的交锋中仍不是对手,最后还靠亡魂出手才得以取胜。既然影片没有赋予他道德上的优越感,那么被迫酿出的几桩血案,就能给他加加同情分,而非增加罪责。观众期许的是弱者的沉冤得雪,而非强者的叱咤风云。
  
  本片可以和同是波顿与德普联手的《理发师陶德》对比观看,一样的哥特造型、复仇主题、阴森布景和怪诞的邪趣,主人公的结局却是大相径庭。由此可以窥见,在好莱坞成熟的叙事体制下,要让恶人主角罪行滔天,又要获得道德上的胜利,是多么不易。
  
  文/方聿南 
  评论这张
 
阅读(1606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