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方聿南在25世纪

爱娱乐,爱文字,爱捏脸

 
 
 

日志

 
 
关于我

捏脸不是万能的,不捏脸是万万不能的。 QQ:283129277

网易考拉推荐

《饥饿游戏》:杀人游戏一箩筐  

2012-09-11 10:28:53|  分类: 影视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用《饥饿游戏》可以自我鉴别是否属于影迷:若你有一定的阅片量(当然是商业片),定会对“迫使一群人玩杀戮游戏”的情节定产生似曾相识的感觉。但包括笔者在内,很多影迷虽然打心里觉得这是一次显而易见的翻拍,可真要让他说出“原版”的名字,却不免张口结舌:好多电影与《饥饿》套路雷同,甚至不少乍看下是同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可稍微一深究,就能瞧出天壤之别。 
   
  本片将背景设置在大灾难后重建的未来国度,在极权政府的统治下流露出强烈的反乌托邦色彩。自废墟中建立的文明存在巨大的文化断层,灾后出生的人们得不到传统文化的给养,只能靠消费廉价的刺激填补精神的空虚,因此血腥残暴的“饥饿游戏”成了供民众狂欢的年度盛宴,这是科学技术与人文精神的发展出现脱节后的必然现象,过度娱乐化导致的人性沦丧是呼之欲出的命题。从这个角度看,本片是《过关斩将》(1987)和《天地逃生》(2010,影片在小说之后,电影之前)的变奏和传承,前者辛辣的讽刺了无底线刺激大众感官的电视媒体,后者对互联网游戏的前景提出了警示。但尽管有着主题上的呼应,它们在直观的“游戏形式”上却大相径庭:《过关斩将》中主角只身挑战“庄家”麾下的一系列杀手,属于RPG游戏,不同于《饥饿》多人混战的RTS游戏性质,而《天地逃生》的主角需要玩家指挥战斗,身不由己。 
   
  此类“杀戮游戏”的一大特点是没有规则钳制,组织者的初衷是令玩家褪去任何文明人的伪装,完全从一己私利的欲望(最常见的是求生)出发,不限武器,不择手段,任意两名玩家间都是你死我活的对手,即使有阵营也无信任可言。这是一种将人在精神上退化为兽类,从而无限靠拢丛林法则的游戏规则,《饥饿》将场景安排在树林更强化了这一特征,与《大逃杀》(2000)、《杀人锦标赛》(2009)及前者的美国翻拍版《死囚大逃杀》(2007)存在很大交集。它们相似之处还在于,总有一两个主角玩家能在杀戮中释放人性的闪光点,提供一种道德上的救赎。但这几部片仍算不上《饥饿》的“孪生兄弟”,毕竟本片中以娱乐大众、威慑辖区为目的举办游戏的“施惠国”,与贯彻BR法案的日本军警、亿万富翁自娱自乐的俱乐部、为搏收视率毫无廉耻的电视台(《死囚》也有对电视网的讽刺,但毫无力度)均不可等同论之。 
   
  也许是想从全球热播的《荒野求生》中沾点光,本片在传统的残杀中还混合野外生存的戏码。片中导师一再强调,比起挨刀子,脱水而死的可能性更大,生火能力比格斗技巧更能保命。敌对选手不是唯一威胁,汹涌的山林大火、呼啸的火球、基因改良的蜂群、残暴的虎形猛兽都可能令玩家送命。笔者孤陋寡闻,只能由此联想到《王牌对决》和《势不两立》两部作品,均有主角们在残酷的自然环境中一面求生一面互相搏斗的情节,如果放宽条件还可以算上《激流四勇士》之类,但这些与“游戏”元素已完全扯不上关系。此外,片中的“赞助商”细节似乎也“前无古人”,虽然从戏剧角度看,有作弊偷懒之嫌。 
   
  《饥饿游戏》的小说作者苏珊?柯林斯仿佛一个手段圆滑的交际花,与创意重叠的前辈们保持了若即若离的微妙关系,左右逢源之际又能保持洁身自好,四处偷师但不乏独有的灵感火花,谁也别想把剽窃、抄袭的帽子扣到她脑袋上。因此单从情节编排、主题思想等方面,不可能找到完全的对等,但若扩展范围,从表现形式、精神主旨方面入手,有两部影片可称得上与本片“遥相辉映”。 
   
  一部是《疯狂轮滑》(1975,2002年有一个翻拍,由《虎胆龙威》的导演约翰?麦克蒂南执导,完全缺乏原版的水准),讲述未来世界,国家和政府的概念已不复存在,一家超级公司维持着地球运作,顺从的公民可以无偿得到一切,包括衣食住行、无犯罪的社区、能改变心情的药物等,并能观赏到惊险刺激、血腥暴力的“轮滑球”表演。一名精英球员经过艰苦奋斗成为万众拥戴的英雄,但他为重获自由做出的努力却触动了公司利益。该片中的未来世界弥漫着躁狂和喧嚣情绪,由于衣食无忧,缺乏生活追求,民众沦为只会追逐感官刺激的麻木动物,对践踏生命的残酷游戏拍手叫好,整个世界观的构筑与《饥饿》不乏异曲同工。而统治者的逻辑是通过轮滑球向公众展示,个人的拼搏是徒劳无益的,归从集体才是大势所趋,但他们显然低估了明星球员所能掀起的波澜,这种个人与强权、控制与反控制的拉锯也同时贯穿在《饥饿》小说三部曲中。 
   
  除此之外,《疯狂轮滑》中的杀人游戏被包装成体育竞技,从而摆脱了“一次性”,胜利者在得到鲜花和掌声的同时也面对新一轮的杀戮,酷似古罗马角斗场上的角斗高手,要通过不断的击倒对方来保持明星地位。《饥饿游戏》也与古罗马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作者坦诚其灵感来源于忒修斯与牛头怪的传说,片中的国家、都城和城中贵族的名字都能在古罗马文化找到对应,最直观的当属众玩家亮相的马车,叫人仿佛穿越到《宾虚》的时代。这两片的游戏都可以看成是古罗马角斗在未来世界的投射,《轮滑》是两队奴隶组队互殴,而《饥饿》是多个奴隶在场中各自为战,兼对付不时放出的猛兽,都是我们在古罗马题材电影中见过的画面。 
   
  另一部是《死亡车神》(巧的是也在1975年上映,也有一部翻拍,2008年由《生化危机》的导演保罗?安德森执导),讲述21世纪盛行一种“死亡赛车”运动,参赛者一边互相竞速,一边用各种武器攻击对手,撞倒路人也能获得高分奖励,幸存的得分最高者将成为全民英雄。该片在游戏规则上更接近《饥饿》的无阵营、无规则,选手之间除了飞车对撞,还用棍棒、铁链、机关枪、炸弹痛下杀手,史泰龙扮演的小角色就是先被痛殴,后又被炸上了天。片中的赛车迷为了帮助喜爱的车手获胜,不惜牺牲自己或安排妇孺供选手撞击,罔顾生命到了令人发指,与《饥饿》中人为制造自然灾难的技术员一样人性尽丧。 
   
  《死亡车神》最具突破性的在于结尾,大卫?卡拉丁扮演的车手赢得比赛后杀死总统取而代之,并宣布废除此项比赛,活脱脱将“从奴隶到将军”的角斗场逻辑在反乌托邦世界重演了一遍。标志着该片摆脱了《斯巴达克斯》的起义套路,进入《角斗士》的弑杀暴君境界,你若熟悉《饥饿游戏》小说,一定记得那个类似的结局。当然,限于拍摄年代和篇幅,《死亡车神》的处理比较简单粗暴,光明结局来的刻板又仓促,主创一厢情愿的痕迹十分明显,但它毕竟承载了一份对希望的憧憬。而《饥饿游戏》有三部小说,四部电影的宏大篇幅来见证这一过程,应当会更细腻,更具信服力,如果可以的话,更发人深省。 
   
  文/方聿南 

  评论这张
 
阅读(2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